青年教育网

被拐15年,回归亲生家庭后的隐忧

2020-03-23 09:39:58来源: 中国青年报

      被拐15年后终于见到亲生父母的申帅(化名),前不久再次回到公众视野。照片里坐在学步车上的他,如今已变成“小大人”的样子。尽管还在疫情期间,父亲申军良仍迫不及待地开车来广州认亲,比起15年来走过的大半个中国,这段上千公里的路程并不算长。


  15年前,刚满周岁的申帅在广州市增城区沙庄一间出租屋内被人抢走。母亲于晓莉患上了精神疾病,父亲申军良辞掉了塑胶厂的高薪工作,踏上了15年的漫漫寻子路,“就算砸锅卖铁,也要把儿子找回来”。


  转机出现在2016年3月,涉案的5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归案。2018年12月,特大拐卖儿童犯罪案件宣判,2人死刑、2人无期、1人被判10年。2019年11月,广州增城警方找回该案被拐的两名儿童。随后,警方运用智慧新警务不断缩小和锁定查找范围,申帅在梅州被找到,其在深圳务工的养父母也被带回协助调查。操作“买下”申帅的是申帅养父的父亲,已于6年前去世。但是,人贩“梅姨”仍未落网。


  今年春节前,申军良接到警方电话:“孩子的DNA比对上了!”申军良第一句话就是:“希望孩子能够尽快回归家庭,弥补对他所有的爱。”


  15年来,申军良的执着,警方的永不放弃,换来了申家的人间小团圆。可是,团圆之下,也有隐忧。


  和公众想象的大团圆结局不一样,从头到尾并没有出现一家人认亲“抱头痛哭”的感人画面,申帅始终被保护在镜头的后面。


  广州警方强调,希望从尊重家属意愿、保护未成年人私隐、展现人文关怀的角度出发,给予认亲双方一定的私人空间和心理调整期。


  “申帅是一个健康、阳光的孩子,心智很成熟,喜欢打篮球,与其他普通孩子没啥区别。”广州市增城公安分局副局长李光日说。


  李光日特别提到,已邀请心理专家对申帅进行心理疏导。出发点是按照法律程序完成的同时,尽可能保护申帅的身心健康,心智的正常发展。“不管怎么样,他的身份信息被挖得很透,过度被解读的话,不利于他以后的生活学习”。


  从警方安排的私下认亲,到申军良连夜躲避媒体换宾馆,就不断有人猜测,处在叛逆期的申帅,真的会跟亲生父母回家吗?


  广东省律师协会未成年人保护专业委员会主任郑子殷坦言,申帅是无辜的,从牙牙学语到英俊少年,已经和“养父母”形成了亲子关系,和“姐姐弟弟”情同手足,这也是他的“原生家庭”。另一方面,申军良是法律上的合法父亲,15年的苦思,也让他无法不将自己日思夜想的儿子留在身边,以弥补长年缺失的亲情。


  郑子殷分析,在法律上,申帅是被拐卖儿童,刑法修正案九再次确定了“买卖同罪”原则,但由于收买他的是养父已经故去的父亲,本案没有作为买方需负刑责的主体。但其“养父母”的收养行为依然不合法,不受法律保护。申帅理所当然由申军良一家抚养。


  不应该让社会和媒体的关注,成为“二次伤害”。一开始,郑子殷就提出这样的担心。申帅当年被拐卖,以为“养父母”是亲父母,之后要离开“原生家庭”,回到陌生的“本家”。这一切都是在公众的注视下进行,申帅承受的心理压力是最大的。


  法律之外,如何处理好养父母和亲生父母的关系,怎么接受和适应亲生父母的难题?对于一个还处于懵懂年纪的孩子,这需要多么强大的心理来支撑。


  即将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提出了坚持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原则,包括听取和采纳未成年人的合理意见。


  郑子殷建议,在日后的抚养问题上应当思考几点。第一、充分听取和采纳申帅的个人意见,由专业心理医生对申帅及其亲生父母的心理状况进行评估,将意见反馈给亲生父母进行参考,以便作出最有利于申帅健康成长的判断。第二、回到亲生父母身边,也要保证申帅与“养父母”和姐姐弟弟之间的探视通信的权利和自由,不应一刀砍断15年来的情义。第三、如果共同生活,申家当地的有关部门应当委派社会工作者及时跟进,根据需求提供包括家庭心理情感抚慰、提供入学就读便利等方面的支持。


  这12天,是申军良15年来最开心的日子,申帅陪他跑步、聊天,还很懂事地帮睡着的父亲盖上衣服。申军良说,自从和儿子相认以来,都相处得非常好。让他感到既惊讶又感动的是,父子之间有很多相似之处,无论是在对一些事情的看法上,还是在生活习惯上,“就像这么多年从未分开过一样”。


  但是,申军良注意到,这件事情对申帅来说,发生得太突然了。申帅说他也看到过父亲在找“申帅”的报道,但是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就是“申帅”。在申军良的描述中,申帅觉得,自己以后应该更加成熟、更加努力,考虑事情更加全面,不要让父母失望,不能辜负所有喜欢他的人。


  “一切都很好,从3月7日见面到现在,申帅和我们一直在一起。”申军良开心地说,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儿子已经对作出了选择,决定以后回归原生家庭,跟他们一起生活。他强调:“我们没有一见到他就让他跟我们回家,因为他已经长大了,有自己的判断力,希望他听从自己的内心作出选择,不希望他将来后悔。”


  “我们已经回到济南了。”3月19日,申军良告诉记者,儿子的户口已处理好,回济南给他找个好学校,让他安心读书。作为家庭顶梁柱的自己也要尽快找一份工作,给家庭创造一个好的生活环境,弥补15年来对他们的亏欠。(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林洁)


编辑: 李琦

被拐15年,回归亲生家庭后的隐忧

      被拐15年后终于见到亲生父母的申帅(化名),前不久再次回到公众视野。照片里坐在学步车上的他,如今已变成“小大人”的样子。尽管还在疫情期间,父亲申军良仍迫不及待地开车来广州认亲,比起15年来走过的大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