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教育网

国际化学奥林匹克竞赛金牌得主:从小不喜欢“套路”

2018-08-20 15:23:56来源:广州日报

  秦俊龙与教练蔡忠华

  秦俊龙获奖后与父母合照。

  秦俊龙的爱好广泛,爱骑山地车玩速降、弹钢琴陶冶情操、看动漫自娱自乐……7月底,在捷克和斯洛伐克举行的第50届国际中学生化学奥林匹克竞赛(简称“IChO”)中,中国队4名选手斩获金牌。其中一人就是来自湖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的秦俊龙。

  从小就爱钻研爱思考的秦俊龙,初中时萌生了对化学的兴趣,“我对所有的化学反应、化学现象都比较感兴趣。”对于他的兴趣爱好,父母都很支持,只要是有益身心健康的都放心让儿子去体验。父亲秦志斌以精辟的语言总结出家庭教育的秘籍:关注孩子,及时纠偏,顺势引导,激发潜能。

  再过十几天,秦俊龙将就读北京大学,学的依旧是他喜欢的化学专业。

  从小“不按固定思维”

  母亲贺卫华说,秦俊龙从小就聪明,自学能力很强,记忆力也很好。

  两岁时,他通过看光碟自学了600多个汉字,上过当地电视台的节目。小学三年级时,没经过任何培训,就拿了世界少年奥林匹克数学竞赛亚洲精英赛(中国区)金奖。

  “很喜欢动脑筋”“不按固定思维,不按别人设计好的套路去玩”,父亲秦志斌对儿子小时候的创造历历在目。

  小时候的秦俊龙玩赛道跑车,不喜欢按照说明书上设计好的路线组装。他在草稿纸上画自己设计的跑道,再按照自设路线去修改。不管什么玩具,他肯定要改造。不管什么类型手机他把玩2小时,也成了玩具。

  他是家里的手机专家,甚至一一为家人解锁手机。玩游戏,他不按照游戏软件设好的方式去玩,而是按自己的想法去后台改造,编一些程序,“他那么小,就喜欢动脑筋。”秦志斌说。

  秦俊龙对事物好奇和创新没有随着成长流逝。贺卫华学弹钢琴后,上初一的他被五线谱优美的线条吸引,也去学琴。不过学琴他也另辟蹊径,不照乐谱按部就班,而是用电脑软件改编曲谱,再打印出来练习。

  家人也很好奇,一个小孩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奇思妙想。秦俊龙说:“就是觉得好玩,凭着感觉乱搞一通。”

  儿子的这些趣事,秦志斌夫妇没刻意引导,也没设限,只是让儿子跟着兴趣走“自由生长”。

  被父母强制“断网”

  秦俊龙尝试过奥数、围棋……十八般“武艺”,但在初一沉迷游戏时,父母没给他自由,而是当机立断送去学校寄宿。

  当时,秦俊龙放学回家后,喜欢自己下载程序再去修改网络游戏。“他成绩不是很理想,在‘平行班’里也只能排到十几名。”秦志斌说,家离学校就10分钟路程,但还是一定要他去寄宿,因为学校没电脑,也不让带手机。

  住校后,秦俊龙慢慢淡化了对电脑的依赖。后来秦志斌把家里的电脑封起来放到阳台,隔绝上网的物质条件。秦俊龙如今回想起来,当时不乐意,但“父母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 ”

  另外秦志斌也将秦俊龙往其他兴趣方向引导。周末,他带儿子去游泳、骑自行车,有意识地锻炼身体。

  在骑车中,秦俊龙喜欢钻研的特点再次表现,他自己买零件、换零件组装山地车,秦志斌灵机一动,想到一个妙招:每次儿子成绩有进步,就可以买一个自行车配件。

  秦志斌甚至为了激励儿子,提出要是他能够以全A的中考成绩考上湖南师大附中,就奖励一辆山地车。当时秦俊龙挑好了组装这台车的所有配件,放在购物车中,价格不菲。

  最终,秦俊龙中考以6A、理综满分的优异成绩被湖南师大附中理科实验班录取,他用“欣喜若狂”形容自己收到山地车的心情。谈到自己当初的发奋,秦俊龙笑言,父亲的奖励是一部分原因,但更重要的是当时他突然意识到考上一所好高中的重要性,“可能是玩太久回过神,才发现不能再浪费时间。”

  如今这部爱车就放在家里阳台上,他有时还会骑着它去玩速降,感受俯冲的快感。

  实验一做四五个小时

  刚进入师大附中时,秦俊龙经历过一段迷茫期。中考时,他的物理成绩和化学成绩都是100分。一开始秦俊龙参加物理小组,学习物理竞赛知识。但一段时间后,秦俊龙发现自己对化学“念念不忘”,于是产生了转到化学小组想法。

  这时,化学竞赛小组的教练蔡忠华找上了他,还让自己高三的学生去当说客,最终师徒二人一拍即合,秦俊龙加入了化学竞赛小组。蔡教练评价爱徒时说,“学习的时候专心致志、心无旁骛,娱乐的时候开心玩耍、张弛有度”。

  参加全国初赛,竞争进省队是秦俊龙化学竞赛道路上要迈过去的重要门槛。为了在众多优秀选手中脱颖而出,秦俊龙基本上整个高二下学期都在准备,最后一个月每天做一套试题。

  竞赛分为理论和实验两部分,每项考试时间长达5小时,对体力是挑战,而此时,游泳、骑单车的兴趣爱好让秦俊龙有了身体基础。

  在准备全国初赛时,秦俊龙会提前做一些实验,实验一做是就四五个小时,常错过学校食堂的饭点。秦志斌夫妻去学校给他送饭,傍晚六点半到学校,但秦俊龙在实验室里,一直做到十点多才出来吃饭。

  母亲贺卫华说,“他还时常跟我们说,叫少送饭去学校,以免打扰他,耽误他学习。这么认真刻苦,有哪个父母不心疼?”

  看似微不足道的送饭之举,其实秦志斌另有深意。妻子上班较忙,他有意识拉妻子一起去送饭,就是希望儿子看到家庭温暖,看到父母一直都在关心他。秦志斌夫妻二人也从不在秦俊龙面前拌嘴,有什么事关起门来说。

  在备战国内初赛时,秦俊龙几乎都是夜里一点半后睡觉,早上六点多起来学习,那是一段非常辛苦的“战斗准备”。

  最终,秦俊龙如愿以偿进入省队,“(这)意味着能够继续竞赛,有机会保送知名大学。”

  进国家队

  拿银牌都算是“失败”

  加入省队后,下一步就是冲刺进入国家队,秦俊龙在化学竞赛之路再次出发。“在省队期间,要准备全国决赛,也称为冬令营。大约是在11月,那段时间理论和实验都需要准备。”他说。

  化学理论是秦俊龙的强项,不过他的实验部分“除了速度慢,有时候产率也不高。”这让秦俊龙离完美还差一步,他也不清楚症结所在。为此,他加强刻意练习,周末只有半天休息时间,后来他觉得回家来回要花2小时,不值得,就干脆留在学校做实验。

  同时,理论学习他也没有放松。每天学习时间达10小时以上。除了完成老师安排任务,秦俊龙还“开小灶”,自己购买实验器材做实验、在网上买国内外的化学专业刊物来看。

  今年1月份,秦俊龙确定保送北大,“50个进入国家集训队的同学都可以保送。6月份收到录取通知书。当时进入集训队,确定自己可以不用高考,心里就放下了一点压力。”他说。

  秦志斌看着儿子拿到北大入场券,欣喜不已,但同时觉得“(秦俊龙)潜力还没有发挥出来,他肯定还能走得更远。”

  今年3月,秦俊龙入选了2018年化学奥林匹克竞赛国家队。“进入国家队基本就没什么压力。因为按照惯例中国代表队基本上都能拿金牌,就是要保持一个做题的手感。”于是,秦俊龙可以投入精力到一些与化学竞赛不太相关的东西,例如看一些英语书、学画画、看动漫。

  7月19日,秦俊龙随国家队前往捷克和斯洛伐克出征国际中学生化学奥林匹克竞赛,面对高手如云的国际赛场,秦俊龙心态比较放松,“主要还是知道自己的实力。”

  比赛的理论和实验时间都是5个小时。虽然心态相对放松,但秦俊龙坦言还是有点压力,压力主要来自对金牌的向往,按照以往的惯例,中国队拿银牌都算是“失败”。

  在宣布奖项时,秦俊龙起初有点紧张。奖项按照纪念奖、铜牌、银牌、金牌的顺序颁发。

  “银牌发完,都发现没有中国队名字时,我们就放松了。”在宣布自己得了金牌的时候,秦俊龙坦言“很开心”,领奖之后忙着合影等各项事宜,没来得及给爸爸报喜。秦志斌还是从学校老师那里得到儿子获得金牌的消息。

  感谢努力的自己

  对于学习秘诀,秦俊龙认为自己的方法并不适合所有人,他的经验是,从兴趣出发,专注地投入,勤奋学习,多做练习,同时和别人交流讨论,在讲题中增强对知识的理解,也就是learning by doing(从实践中学)。

  有些热门电视剧以化学为题材,如《绝命毒师》《猎毒人》,秦俊龙坦言没看过,对这些也不感兴趣。

  事实上,秦俊龙不是那种被一个学科、一种兴趣“困”住的人,他的爱好广泛,爱骑山地车玩速降、弹钢琴陶冶情操、看动漫自娱自乐……他说有兴趣不会感到非常无聊,也是一种放松方式。“骑山地车可以锻炼身体,弹钢琴算是一种娱乐,我还比较喜欢日本动漫的音乐。”

  对于这些兴趣爱好,他的父母都很支持,秦志斌以精辟的语言总结出家庭教育的秘籍:关注孩子,及时纠偏,顺势引导,激发潜能。

  秦俊龙马上就要前往北京大学学习,秦志斌夫妻二人坦言有些舍不得,但也强调必须放手,“孩子已经长大,有更广阔的天地,更广阔的舞台,不能用我们小家庭和个人感情需求去束缚他,我们虽有不舍,但也很开心。”

  如今,秦俊龙回过头来,发现要感谢的人不少,他感谢父母支持他学习和兴趣爱好,让他不用去想别的事情,全身心地学习;他感谢教练蔡忠华给他引路,列出学习总计划,请大学老师授课,在精神上鼓励;同时,他也感谢那个很努力的自己,“现在从结果看是好的。”(记者李华 实习生 杨桂芳)


编辑: 李琦

国际化学奥林匹克竞赛金牌得主:从小不喜欢“套路”

 秦俊龙的爱好广泛,爱骑山地车玩速降、弹钢琴陶冶情操、看动漫自娱自乐……7月底,在捷克和斯洛伐克举行的第50届国际中学生化学奥林匹克竞赛(简称“IChO”)中,中国队4名选手斩获金牌。其中一人就是来自湖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的秦俊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