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教育网

幼升小打鸡血小五班穿马甲 暑期培训班制造升学焦虑

2018-08-14 09:25:23来源:半月谈

  “打鸡血”的幼升小 “穿马甲”的小五班——暑期培训班是如何制造升学焦虑的

  近年来,升学焦虑从高考向低龄化蔓延,校外培训机构在其中推波助澜。暑假期间,半月谈记者走访发现,有部分培训机构鼓吹校外培训的重要性,超纲教超前学情况严重,违背孩子成长规律,扰乱学校正常教学秩序,引发家长焦虑。

  打鸡血式鼓吹:不上培训班就是在荒废

  “孩子上了大班才意识到,之前没给孩子上培训班是多么愧疚。”采访时,一位家长为没有给孩子报培训班颇感内疚。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尽管相关部门正在针对校外培训机构进行专项治理,但一些家长仍迷失在培训机构营造的“鸡血”环境下。

  一家名叫至慧学堂的培训机构在上海、北京、广州等6个城市开设了数十个培训点,主要从事幼儿教育。半月谈记者近日以一个幼儿园中班孩子家长的身份咨询至慧学堂幼升小课程时,该校一位姓杨的老师反问孩子此前有没有上过拼音、英语培训班。当记者回答“没有”后,她说,必须抓紧了,时间不多了,“因为已经荒废了两年”。

  杨姓老师给记者介绍了一个让孩子“迎头赶上”的方案:暑期里孩子每天来机构学习,开学后每周来两次,总收费超3万元。记者了解到,按照该机构幼升小学生的知识标配,幼儿园毕业前孩子分别要掌握3000个汉字,100以内加减法和简单的英语会话,此外还要基本掌握汉语拼音。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教育部门已多次明确幼儿园阶段不必学习拼音,但至慧学堂的工作人员则不停地给家长灌输“上小学后,拼音不怎么学,学龄前不提前学今后跟不上”的观念。

  傍名校式忽悠:真题秘考+招生推荐

  由于上海的民办小学采取面谈的方式招生,至慧学堂还会在每年面谈前组织6次“模拟面谈”,并声称有上海全部民办小学面谈时的真题,课题组通过研究后,出模拟题供机构使用。

  “仅一个教学点,每次模拟面试就有上百人参加。”杨老师说,“无论是平板电脑答题、动手操作,还是面谈回答问题,我们这儿都会模拟,孩子能在我们这儿过关的话,全上海的民办小学都难不倒他。”

  半月谈记者看到,班级里,孩子们拿着平板电脑做题,并像升学面试一般回答着老师的问题。杨老师称,在这所培训机构的幼升小精英班里,最小的学生只有2岁半。

  上海徐汇区民办逸夫小学党支部副书记王霞说,每年招生面谈时,都会发现学校门口有培训机构的人员拉着孩子和家长来追问面谈的内容和形式,机构的所谓“真题”就是来自这里。

  和幼升小一样,小升初也是不少校外培训机构的重要业务,他们暗地开设“小五班”,招收四年级学生在暑期超前学习五年级课程,更有甚者,打着招生推荐的幌子吸引家长注意。

  暑期前夕,上海一家进修学院开设的小学兴趣班招收了超过1600名学生。其中,近400名学生在地下室的教室内上课。

  据了解,这个“小五班”的学生家长们听说上海市民办兰生复旦中学在小升初时会从该班招收100多名学生,于是疯抢该班名额。

  一位家长告诉半月谈记者,听说除了名额推荐外,“小五班”所学内容十分贴近兰生复旦中学的升学要求,暑假仅是1期,学完4期,近一半学生都能被录取,类似学校招生的秘考,是重要的招生渠道。兰生复旦中学校长周萍对此则回应:“我们没有办任何培训班,任何教培机构都跟我们没有关系。”

  据了解,该暑期班每期12次课程收费5000元,在8天里上完。经教育部门查实,这一期学费共收取了838万元。

  斩断“超纲应试型”培训的市场之根

  “无论是傍名校的忽悠,还是扰乱义务教育秩序的鼓吹,结果都是通过超纲教学获取利益。”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吴遵民说。

  一位初中校长看了一份上述进修学院暑期班的数学试卷后说,试卷主要考查了六年级的知识,部分内容是初一,甚至更高年级才会学到。例如,分数的运算、数的整除,属于初中预备班的内容。

  有公办小学语文教师告诉半月谈记者,班上近一半孩子都提前学过拼音,但很多学得并不扎实,甚至需要纠正发音,孩子们起点参差不齐,反而增加了学校教学难度。

  吴遵民提出,各地在大力查处培训机构证照问题的同时,也必须严查超纲教学等行为,对此应设立黑名单制度,震慑相关办学者和从业人员。

  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吴国平认为,应改变学科分数作为评价唯一指标的传统。“探究教育内涵会发现,不能把学科知识学得好与好学生画等号,更何况是学得早,如果从学校到社会都有这样的认识,那超纲类、应试类的培训班也就失去了市场。”(记者潘旭 吴振东)


编辑: 李琦

幼升小打鸡血小五班穿马甲 暑期培训班制造升学焦虑

近年来,升学焦虑从高考向低龄化蔓延,校外培训机构在其中推波助澜。暑假期间,半月谈记者走访发现,有部分培训机构鼓吹校外培训的重要性,超纲教超前学情况严重,违背孩子成长规律,扰乱学校正常教学秩序,引发家长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