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教育网

捕捉炎炎夏日里的陪读镜头:暑天起早送娃上课

2018-07-27 09:45:02来源:厦门日报

    他们倚着门框,趴窗张望,等娃下课;他们坐在地上,靠墙打盹,等娃下课;他们寸步不离,望眼欲穿,等娃下课……他们是炎炎夏日等在培训班外的家长。那一双双等待的眼睛,折射出他们焦灼的心情,也折射出一颗颗再也朴实不过的父母心。

  上周末,本报记者走进市内几家培训机构,和蹲守在走廊、大厅、广场上的家长们聊了聊“陪读的那些事”。

不少家长坐着小板凳等孩子下课。

  一人管两娃 妈妈变超人

  11时许,在一家培训机构的休息区,3岁男孩阳阳坐在妈妈腿上,拿着小火车,看着手机上的动画片,在等哥哥下课。“5月,我辞去做了10年的骨科医生工作,就是为孩子上暑期班做准备。”妈妈郝女士说,家里没有老人帮忙,爱人经常出差,只得自己照顾孩子,“工作什么时候都可以开始,但孩子得现在就陪。”

  郝女士和两个孩子是坐公交车过来的――6时30分起床,6时45分出门,7时15分抵达培训班。两个孩子“训练有素”,15分钟就能吃完早饭。“没办法,再晚一点,公交车就挤了。”郝女士聊着聊着,课程结束了,9岁的龙龙冲出教室,奔向她和弟弟。

  15时,地表温度升高,许多家长更愿意待在有空调的室内。小广场上,只有严女士坐在阴影处,8个月大的小女儿颜颜躺在她腿上,睡得正香。她们身边有个购物袋,装着奶瓶尿布。“空调屋太闷了,她闹起来,我怕吵到人家。”严女士拿着扇子,不住地给颜颜扇风。颜颜的哥哥小益今年7岁,正在科技航模班上课。

  “报班时,我也没想到要走这么长的路。”严女士无奈地说,他们到地铁站得走差不多1公里,她一个人带着调皮的儿子,抱着体重7公斤的女儿,还要拎着购物袋,过程太煎熬。相比妈妈的头疼,两个孩子倒是都喜欢上课的日子,因为途中他们能去公园玩一趟。

  孩子在上课 妈妈在工作

  眼前是两台手机和厚厚的文件、笔记本电脑,许女士俨然把工作室搬到了休息区。“平时我在泉州从事财务工作,每周两天回厦门,必须陪着孩子。”她说,两个女儿都在上课。起初她也是干等,后来索性把电脑搬过来,这样才能挤出更多时间陪伴孩子。记者问:“为什么不干脆找个地方好好工作?”许女士说:“走不开,小女儿才4岁,中间下课了,要接她去另外一个教室上课。”

  和许女士一样“闲不住”的家长不在少数。在另一家培训机构,李女士麻利地做着针线活,等孩子下课。她有两个孩子,女儿17岁,儿子10岁,两个孩子的暑假培训费加起来上千元,是一笔大开销,但再苦再累也要让他们学。“手工能做一点是一点,可以贴补家用。小时候我没有这样的条件,现在绝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家长们在户外休息区看书或处理文件。

室内座位不够,家长们坐到了户外。

  镜头

  一张小板凳

  父母坐在教室外随时随地照顾孩子

  7时50分,距上课时间还有10分钟,一家培训机构的大厅休息椅空位已经所剩无几。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暑假开班以来,每天都是如此。室内外的休息椅都十分抢手,8时不到就被一抢而空。

  在203教室后门外,丁先生拿着板凳守着,一边刷手机,一边频繁地往202教室前门看。他告诉记者,大儿子今年9月就要上小学了,他担心孩子跟不上课程,暑假帮他报了拼音班和思维训练班,妻子留在家带二孩。记者问:“为什么不干脆坐到202教室门口?”“怕被他看到,影响他上课,坐在这里刚刚好,可以离他近一些,我看得到他,他看不到我。”丁先生说。

  另一间教室外,陈先生坐着小板凳,小板凳带着标签,还包着塑料袋。“凳子是我在淘宝上买的,今天快递刚到,就带过来了。”陈先生说,他的孩子才5岁,有时可能跑出来喝水吃东西,他必须“严阵以待”。他拉开背包拉链,记者看到他背包里有面包和水,还有孩子妈准备的山竹和莲雾。

  在另一家培训机构,6岁的天天正在学手算,妈妈杨女士搬板凳坐在走廊看书,手边袋子里有水、酸奶和鸡蛋,随时等待孩子召唤。

  一个餐盒

  天热不想太奔波中午就地解决午餐

  一家培训机构外的广场上,林先生正捧着手机看新闻,衣服上满是汗渍,背包放在一旁。“吹空调不太舒服,就在外面坐坐。”林先生说,女儿小艺今年读一年级,暑假报了两个班,周三和周六早上是卡通动漫绘画班,下午是小提琴班。“小提琴是我叫她学的,因为能学卡通动漫绘画,她就同意来学小提琴。”

  上下午课程中间有3小时休息时间。林先生觉得挤公交往返太过奔波,索性带了饭来,和女儿在培训机构解决午餐。他打开黑色背包,拨开散装小面包,两个大保温杯露了出来。“一个装稀饭,一个装菜。”林先生说。

  “快去洗手,赶紧过来吃。”下课不到10分钟,在教学楼二楼拐角处,蓝女士麻利地擦拭桌椅,打开保温袋,将两个大圆碗和两个保温杯摆上桌。“下午还有课,家住得远,干脆在这里吃。”蓝女士说,女儿今年4岁,每周都来上两天课。她是全职妈妈,一到女儿上课的日子,她6时就起床,提前备好她和女儿的午饭,打包放在保温盒里。这天,她准备了鲜虾蔬菜炒米粉和乌鸡鲍鱼汤。“自己做的饭菜比较卫生,吃完午饭,我还能看着她,让她午睡一下。”

  一瓶矿泉水

  老人陪读不鲜见带着茫然也充满期待

  一家培训机构外的楼梯上也坐满了家长,其中一位是陆爷爷,他坐着发呆,不玩手机也不聊天,手里拽着一个红色塑料袋,里面是一瓶未开封的矿泉水,他在等孙子承承下课,他说:“这瓶矿泉水在永辉超市买只要1元钱,去外面买要2元钱,我们给他带了水壶,要是不够喝,这瓶再给他喝。”记者问:“您自己带水吗?”“我自己不渴,不用喝,也不会热。”陆爷爷说,他一大早为承承煮好早饭,等承承起床吃饭时,他便出发赶来培训机构。承承爸爸开车送来承承后,陆爷爷便陪孙子上课,然后送他回家。

  爷爷奶奶已成为陪读家长中不可或缺的力量,但不少老人并不清楚培训的内容,也不知道如何打发时间。在教室门口,一位带着两个孙子一起来培训的奶奶,拿着塑料袋席地而坐。她说,三人6时许出门,中午在外面吃饭,下午回来继续上课。“我不累,孩子学了就有用。”奶奶说不清孙子们的课程名称,却确信上课一定有好处。(文/记者 林路然 陆晓凤 实习生 蔡钰婷 张一涵 图/记者 林铭鸿)


编辑: 李琦

捕捉炎炎夏日里的陪读镜头:暑天起早送娃上课

他们倚着门框,趴窗张望,等娃下课;他们坐在地上,靠墙打盹,等娃下课;他们寸步不离,望眼欲穿,等娃下课……他们是炎炎夏日等在培训班外的家长。那一双双等待的眼睛,折射出他们焦灼的心情,也折射出一颗颗再也朴实不过的父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