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教育网

编外教师、督导、后勤、赞助 家长吐槽:让我静静

2018-05-22 16:00:47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记者 吴晋娜

  从值日到监考,从陪自习到收作业,家长随叫随到;上不上班听老板的,下不下班听老师的……

  近日,关于家长沦为学校“编外教师”的新闻报道在网络上引起热烈讨论。在现行的社会家庭构成和教育环境下,家长与教师的权责边界已经成为社会关注的话题。

  记者采访了几位学龄期儿童的父母,家长们纷纷吐槽学校给家长布置的各种超出“边界”的任务,让家长沦为“编外后勤”“编外督导”“编外赞助”等,认为如今的学校让家长过度参与到学校的各种事务中,过多地消耗了家长的精力,让很多家长感到有苦难言。

编外教师、督导、后勤、赞助 家长吐槽:让我静静

辅导作业。王俊摄/光明图片

  二年级小孩做“presentation”,背后是家长全程操刀

  “从查资料,到写演讲稿,到做PPT,最后监督孩子一字一句背演讲稿。为了一个presentation(报告),我和孩子每次都要连续鏖战几晚。”刘泽雅在北京一家银行工作,女儿在当地一所知名小学读二年级。

  能上到这所学校,让刘泽雅一家高兴了好久,然而学校老师在教学方式上的“创新”,却让她这个名牌大学毕业的学生都有些不解。

  刘泽雅介绍,学校有些科目的老师,会不定期布置给学生一个题目,让学生以课堂演讲的方式做一个报告,有点类似国外的presentation,最后还会把学生的演讲视频发在班级和家长群里。

  “我大概到了读研的时候才能习惯这种课堂教学方式。”刘泽雅说,孩子学校每次老师布置了课堂报告作业,时间都要差不多5分到10分钟,而且老师还要求学生表达流利。所以每次她都要把演讲稿写下来,陪着孩子背下来,每次至少都是1000多字。

  刘泽雅回忆,当时上学时候的课堂presentation,比较重视的是论述逻辑和资料分析,大家一般都只是提前列一个演讲大纲,把问题分析清楚,提出问题的解决方案就可以了。

  “感觉小学生的课堂报告更像是一场秀,二年级孩子才认识几百个字,电脑也用不熟练,找资料也不会,更别说什么逻 辑性,所以查资料、做PPT、写演讲稿这些工作只能家长代劳,孩子只是负责死记硬背而已。”刘泽雅感慨,老师把课堂视频发到家长群里的做法也让她感到压力很大,家长之间难免有点攀比的感觉,把presentation当成了“晒娃”的机会。

  爸爸被选中扮演“圣诞老人”,孩子兴奋,家长犯愁

  儿子上幼儿园以来,让宋轶最哭笑不得的一天,就发生在去年的圣诞节前。

  “爸爸,你要当圣诞老人,去给小朋友们送礼物。”放学回来,上中班的儿子兴高采烈地告诉他这个消息。

  正被孩子的话搞得一头雾水,儿子班主任就发来微信,告诉他今天课堂上让小朋友自己举手报名让谁的家长来当圣诞老人。然后,儿子踊跃地为他报了名。老师告诉他,他需要把自己打扮成圣诞老人的样子,礼物随意,不用太贵,孩子们开心就好了。当然,潜台词是都需要他自费。

  “当时的感觉是人生头一次被儿子给坑了。”宋轶说, 感觉真的是晴天霹雳。他想到自己要穿着圣诞老人的服装,装着可爱去讨好小朋友的样子,就想找个洞钻进去。面对这样的情景他不知如何推辞,因为毕竟是自己孩子踊跃报的名。

  宋轶在一家外企工作做技术工作,平时工作比较忙,不擅长交际,是典型的理工男。基本上孩子幼儿园的一些事情,比如手工作业、开家长会、表演节目等,都是妻子代劳。可是这一次,他感觉自己躲不过去了。

  虽然年底很忙,他还是厚着脸皮向主管请了半天事假,当然没敢说明是由。妻子给他花200块网购了一套圣诞老人的装备,还给班上15个小朋友都买了不同的圣诞小礼物,杂七杂八地花了七八百块钱。

  圣诞老人扮了,礼物送了,照片拍了,孩子们异常兴奋,儿子也觉得特别长脸。他和小朋友的合照还被班主任发到了家长群里,家长们纷纷对他表示感谢。

  “老师没有提前问我愿不愿意,有没有时间,却让孩子去决定,这样的作风太草率了。”对这样的事情,宋轶感到有苦难言。

  妈妈演节目,爸爸做场务,孩子过节,家长“过劫”

  今年的六一马上来了,回想起去年的六一节,家住重庆的关小清还是心有戚戚。

  他在某市级机关担任公务员,妻子则经营一家化妆品店,儿子在一家市级公立幼儿园上学。

  去年六一节,幼儿园举办庆祝活动的前一天,他接到通知,下班后到学校帮忙布置场地。

  “说是布置场地,实际上就是在幼儿园做苦力,搬搬舞台,搬搬桌椅,打扫卫生。”关小清说,本来还想抱怨一下,结果发现基本上所有的家长都被安排了一摊活儿。

  爸爸们基本上就是负责场务,搬搬座椅和舞台,妈妈们的工作就比较多了。一些全职在家的妈妈或者工作时间比较自由的妈妈,就被安排了和小朋友一起表演舞蹈节目,已经连续排练了一周左右。

此外,还有一些妈妈被安排了布置舞台上的装饰,以及联系租借孩子们表演的服装、音乐伴奏、道具、乐器等工作。

  “一群家长忙到晚上八、九点钟才回家。刚到家,就被通知爸爸们明天早晨活动前要早一点到学校,因为如果有下雨迹象的话,就要把舞台搬到室内。”关小清说,顿时觉得身心俱疲,上班已经很累了,还要到学校做苦力。

  第二天清早,果然天气有点阴沉,爸爸们真的一早就被集中到了学校,把昨晚布置好的舞台又搬进了室内。早晨一场大雨之后,天气又晴的不得了,老师又建议爸爸们把舞台搬到室外去。理由是,外面光线好一些,给孩子们拍照会更好看。

  “真的感觉是被当作免费劳动力,如果学校要办活动,就要考虑到自身人力物力的承受力,而不应该如此使唤家长们。” 关小清无奈地说。

  为班级做贡献还是任务摊派?家长出人出钱出力办活动

  周友在北京一家事业单位工作,女儿现在读四年级。说起学校让自己最难以接受的,是学校喜欢滥用培养学生“集体主义”的旗号,但做事的方式和方法却是让家长不舒服的。

  她回忆,有一年学校组织春游活动,孩子们提前一个多月就开始兴奋了起来。活动快开始前两个礼拜,老师列了一个活动清单,上面写着各种活动组织工作的分类。

  比如,有收取和管理活动经费、联系交通及场地、活动班服制作,还有各种后勤补给等等。老师让孩子们发挥集体主义,为集体做贡献,认领各自的任务。

  周友表示,孩子回来说,同学们都很积极地认领了任务,她一时拿不定主意,就来问家长。最后,在各种项目中,周友选择了后勤补给中的准备饮水工作。

  “说是让孩子认领任务,实际上都是要家长去出钱出力。”周友说,比如她认领的这个任务,就是负责当天出游的所有孩子、家长和老师的饮用水,加起来差不多一百人。活动前一天,她就让孩子父亲去超市买了10箱矿泉水,用自己家的车运到了学校,第二天一早还要到学校负责搬运到集体出游的大巴车上。

  “我没有向别的家长打听他们的想法,但至少从我的角度出发,觉得非常不爽。”周友认为,既然是学校班级搞活动,就不应该把什么事都“甩锅”给家长,还打着什么“集体主义”的名号。

  周友表示,在女儿的班级里,除了春游,平时的一些活动,很多同学也非常积极地认领任务,成为家长和同学间的一种新的攀比方式。她表示,“我觉得这并不是培养孩子正确价值观的方式。”

  陪写作业,批改作业成家长任务,课堂测验改家庭测验

  “真不明白为什么现在批改作业完全成为家长的工作,好像说下班时间让我静静。”在一家报社担任编辑的吕薇,她和丈夫都是读大学时来到北京,都读的是重点大学。她经常忍不住吐槽,“每次给孩子批改作业,都怀疑孩子是不是在医院抱错了。孩子爸爸更是,每次陪孩子写完作业,都要气到失眠,深深地为自己孩子的将来感到担忧。”

  她回忆,自己上学的时候,基本上没让家长操什么心。家长们都整日忙着工作,陪着写作业这种事根本不可能发生。她和同学们都是自觉每天独自回家写完作业,按时交给老师,辅导作业的家长少之又少。

  她不明白的是,据她观察,现在小学生的作业也并不多,而且孩子上的还是本区的重点小学,教学质量应该不用担心。然而,为什么自己每天要陪孩子写作业一两个小时以上。写完要批改,错的地方要让她改正,还要讲解,改完还要家长签字。遇上当天还有听写作业的话,时间则需要更长。

  “我有一次实在忍不住了,诚恳地和他们班主任谈了一下。问老师为什么每天的作业都要家长先批改,我们小时候都是老师批改,家长最多是在考试卷子上签字而已。”吕薇说,老师当即批评了我的观点。老师说现在的孩子自觉性很差,光靠老师监督是不够的,必须多次提醒才能把错误的地方改正过来。

  同时,老师也表示无奈,老师解释说,现在小学生的课堂时间非常少,放学又早。上课时,老师讲新知识点都来不及,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给孩子纠错,只能依靠课外时间家长帮助。

  “真的觉得很累,感觉每天下班回家后,一天的‘工作’才刚刚开始。”吕薇无奈,虽然老师的观点她也部分认同,但她还是觉得一定是哪些地方出了问题。“学校上课的时间越来越少,老师该讲的东西没有时间讲,学生没有时间消化,只能家长回家‘二次教学’,或者干脆让孩子上课外班。”

  在吕薇看来,学校“减负”,家长沦为“编外辅导员”,肥了各种课外辅导班,压榨了家长的腰包,这简直是一场恶性循环。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姓名均为化名)


编辑: 李琦

编外教师、督导、后勤、赞助 家长吐槽:让我静静

从值日到监考,从陪自习到收作业,家长随叫随到;上不上班听老板的,下不下班听老师的……